第七千九百七十三章:吃虎


    “太仙相逢看盡處,應對玄暉滅世蹤。聞道一朝今出世,未知天下可從容!陸仙道!不容天下!”陸仙袖子一甩,倆把棘刺一般的劍就出現在左右手中,居然是位劍仙!

     如同兩張能量翅膀同時暴漲,周圍一條條如同血管一樣的脈絡延伸了出去,下一刻,恍若是飛仙一般的景象,就以她為中心展現而出!

     而那兩把棘刺劍揮動的時候,力量也在快速的凝聚,看來她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我不敢輕敵,在她詠唱道歌的那一刻,立馬把劍北堂召喚了出來!

     劍北堂臨危受命,劍罡頓時釋放而出:“君去西游幾日歸,王侯將相自追隨,若是歸來問城關,莫笑我道仍縱酒!北堂劍道!自無生滅!”

     對方的兩張翅膀恍若城關,動輒雷霆萬鈞,力量逼人而來!

     但劍北堂號稱六道劍圣,劍道實力登峰造極,她將劍歌詠唱而出的時候,竟是閉眼的狀態!

     周圍空間全都紅了,血海飄蕩,甚至到處瓢潑,劍北堂殺戮不盡,一壺綠酒就能放聲劍歌,而沐浴血海之中,讓她的斗志滔天洶涌!

     接下來,一位位北堂劍道的強者閃現周圍,其中一位穿著紅金鎧甲,赫然看起來就是仙皇的樣子。

     “殺!”劍北堂提酒喝了一口,怒叱一聲,揮劍立即沖向了眼前的!

     無數仙家沖向了前方巨型的蝴蝶,恍如飛蛾撲火一往無前!

     砰砰砰!

     各種各樣的劍氣橫掃,周邊全陷入了戰斗之中,翅膀難以匯聚,但這陸仙實力非常強悍,在蓄勢之后,立即發動了劍招!

     嗤!

     一聲巨響,一把劍直接斬落了仙皇,并且直奔劍北堂而去!

     砰!

     劍北堂硬接這一劍,但劍尖抵在了她那把劍上,直接往前一壓,竟逼得劍北堂不斷的后退!

     而且隨著陸仙翅膀劇烈的揮動,似乎給她帶來了無盡沖鋒前進的力量,把劍北堂的劍壓得吱吱作響!

     咔嚓,劍有崩裂的痕跡!

     “就憑這?我這不過是右手劍,其實還不如左手一半的強!”陸仙冷笑一聲,左手的劍這時候也揮出,直接斬向了劍北堂!

     砰!劍北堂劍斷的瞬間,我立刻丟出了祖龍劍!

     她拿到了祖龍劍后,抗住了轟來的第二擊,但難免陷入強弩之末!

     我急忙將力量輸送給她,她的血性被激蕩,又一次詠唱起劍歌:“記那年雪夜湖上別,寒山里北風臥錦裘,君醉時月色凄少寒,我醉時芳菲落畫中!北堂劍道!送君一別!”

     星夜瞬間普遍周圍,劍境下,劍北堂半跪在地,雙目赤紅,臉色蒼白,她拿起了綠酒猛然灌入嘴里,隨后握劍掌中,緩緩拉開。

     血一滴滴的掉落冰面,因為太多了,甚至染透了她那身綠色的錦衣狐裘。

     此刻看著陸仙時,劍北堂劍意沸騰沖天而起。

     “有點意思,本來還以為碰上的不過是普通的仙家,但現在看來,你召喚來的劍者,值得我報以敬畏。”陸仙看著這一幕,緩緩的搖頭,似乎對于劍道亦有極深了解,被劍北堂擋住了后,立即緊隨其后唉聲詠唱:“紅塵染深空獨夢君,千年遠多愁不忍別。愁看那青云無來回,滄波一首情難聚首!陸仙道!滄波劍愁!”

     陸仙聲音渺渺,離別之意深入骨髓,而這感情也鋪天蓋地,仿佛把混沌天空都感染了一般。

     千年的感情聚少離多,每一次皆如青云飄過再無來回,那染上紅塵靜夜獨思的感覺,于這首劍歌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這陸仙能夠擁有幾位女侍,也是絕強的存在,縱然是劍北堂那樣的強者,面對她恐怕也要糟糕。

     果然,就算是劍北堂展現出了昂揚的殺意,密不透風的劍網如滔天一般摧枯拉朽,但在對方綿綿柔柔的劍意下,被感染得到處朽敗!

     對方的劍意無孔不入,恍若是專門迎接劍北堂而來,之間劍北堂沖鋒一劍后,就已經在滄波劍愁中消失不見!

     祖龍劍落入了我手中,力量也紛紛回流。

     手持雙劍的陸仙悍然站在了我面前,冷笑說道:“你也識劍吧?自己不打,卻讓別仙代打,是怕打不過我?不敢決死一戰?”

     “背負太多,難免怕死,不過想不到道友竟有這么深的劍道造詣,不打不相識,化干戈為玉帛如何?”我提議道。

     “呵呵,打不過就想要交朋友?你還沒有這資格,來吧,用劍來叩門,看看你有沒有資格跟我互通有無!”陸仙冷聲一笑,旋即雙手揮舞荊棘長劍,劍歌再起:“觀山河夜涼雪霽現,藏劍愁于水等念起。至萍蹤幾許曾同調,往事悵然方拾劍起!陸仙道!劍起悵然!”

     天空一如水洗,盡是涼薄夜色,陸仙右手的劍隨意丟向了雪中,砰的一聲,劍開冰河,直接墜入了湖底。

     這時的劍境殘余了劍北堂的力量,顯然是被陸仙直接利用了,她藏一劍劍愁入水,定然等念起時發動,似乎這是隱藏的殺手锏!

     至于后面什么時候萍蹤同調,什么時候想起悵然往事而拾劍起,就很難說清道明了!

     但這陸仙非常強,絕對不是一般的對手。

     “我們主人手中兩把劍,一把情傷,一把劍愁,橫掃左近冥天古宙無敵手,你們的主人肯定打不過的!”一位侍女忍不住得意的對紫宸說道。

     “夏神的劍法也很厲害,莫要太過小看他了!”紫宸倒也是嘴硬。

     璃云卻表現得有些不太自信,高聲對我說道:“夏神,你要小心,落入湖中那把劍,怕才是最危險的!”

     我也知道對方實力恐怖,如果不拿出同等級別的八字劍歌,這一戰必輸無疑!

     畢竟劍北堂落敗,剩下未能收回的劍境不少,被對方直接利用,那就等于是給她占了先機。

     這次本來以為能夠輕松贏下戰斗,沒想到被對方扮豬吃老虎了。

     我心道看來只能竭盡全力了。

     周圍剩余的力量不斷的朝我匯聚,我同樣高聲詠唱劍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