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四百六十五章 洛晴鳶出手


    雖然黑閻羅事件被壓了下去,但沈鴻身為西校戰斗學院院長,又豈能沒聽說過我的名字?

     沈鴻當然清楚我是什么情況,也明白我現在最受不得刺激,但他偏偏就是要這么做。

     誰讓我將吳凱澄打的那么慘的?我這不光是在打吳凱澄,更是在打他沈鴻的臉!

     “沈鴻!”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王鴻軒,他瞪視著沈鴻,怒聲道,“你可知你在說些什么?”

     其他的東校領導們,一個個也都對著沈鴻怒目而視,沈鴻此舉已經觸碰到他們的底線了。

     這半個多月來,為了不讓我受到刺激,他們在我身上可謂是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可如今他們的努力卻讓沈鴻一句話給捅了個稀碎,他們豈能不怒?

     別看沈鴻只是說了一句看似不痛不癢的話,但這實則已經是在公然挑釁東校了,和砸場子完全是兩個性質的事情。

     “哼,我說的有錯嗎,事實本就是如此。”沈鴻冷哼一聲,死鴨子嘴硬道:“若不是我出手及時,恐怕吳凱澄已經成為蟲子們的口糧了!”

     “一派胡言!”王鴻軒怒喝道。

     觀眾席上,張新宇和林淮都快要氣炸了,紛紛痛罵著沈鴻,恨不得把他祖宗十八輩都給翻出來罵個遍。

     易劍平死死握著欄桿,那鐵質的欄桿都在他巨力下變得彎曲,他咬著牙道:“這個老畜生,我真想一劍劈了他!”

     這話還真不是吹牛,沈鴻雖是戰院院長,但也只有三星后期巔峰而已,易劍平和他其實是同一個境界。

     “是啊,這沈老狗,也未免太不把我們東校放在眼里了吧?”季星河點了點頭,眼里閃爍著危險的光。

     擂臺上,在沈鴻出手救下了吳凱澄之后,就意味著這場戰斗已經分出結果了。

     “我宣布,本場比試,葉炎勝!”

     在裁判話音落下之后,臺下大部分不知真相的東校學生,頓時爆發一陣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

     其實絕大多數學生,是完全不知道我所處的情況的,甚至有許多人都不知道黑閻羅事件。

     因此,他們自然聽不出沈鴻那番話的弦外之音,最多也只是覺得沈鴻剛才那番話有些奇怪而已。

     不過30班的同學們可就高興不起來了,此刻他們一個個都是義憤填膺,恨不得沖上去給沈鴻一頓胖揍。

     “媽的,這老東西,他可真敢說啊!”

     “班長不會有事吧?”

     “應該還不至于,就看學校要怎么糊弄過去了。”

     在眾人為我擔憂之時,身處在擂臺上的我,此刻也是皺著眉頭,一腦門問號。

     沈鴻在那說啥呢?

     為什么每個字我都認識,可連在一起我就聽不懂了,什么殺戮之道,什么走火入魔?

     “有什么可得意的。”望著歡呼雀躍的觀眾席,沈鴻臉色不太好看,小聲嘀咕道:“贏得一點也不光彩,竟是些偷雞摸狗的勾當,難登大雅之堂。”

     吳凱澄一輸,原本沈鴻想要狠狠打臉東校的想法就算是落空了。連最強的延伸境都敗了,其他人再上場也沒什么意義了,自然沈鴻此刻也不想再逗留下去。

     “王院長,此次東校之行我已經領略到了貴校的風采,以后有機會再來切磋。”沈鴻拱了拱手道。

     王鴻軒一點情面也沒留,淡淡開口道:“我們不太歡迎你,下次賽場上見吧。”

     “哈哈,行,希望今年東校不再是墊底那個。”

     在王鴻軒鐵青的臉色,以及無數東校學生憤怒的目光中,沈鴻大笑著離開。

     雖然剛才延伸境強者之間的戰斗,最后是以東校勝出而告終,但實際上真正決定大賽成績的還是貫通境新生。

     然而,就在沈鴻拍拍屁股想要走人時,一道清冷的聲音突然在整個擂臺上空響起。

     “來都來了,就想這么一走了之么?”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匯聚了過去,只見一道窈窕的身影從觀眾席跳到了擂臺上。

     洛晴鳶?

     看到來者,我微微一怔。

     我當然認識洛晴鳶,上次詛咒社聚餐她也在場。

     洛晴鳶看了我一眼,但也只是一瞬而已,接著她就將目光看向了腳步停頓下來的西校代表團,朗聲道:“我洛晴鳶代表東校出戰,不知貴校可有人有膽和我一戰?”

     嘩!

     聽到洛晴鳶這堪稱霸道的話后,全場直接沸騰了,無數東校學生都大聲吶喊著洛晴鳶的名字。

     “真是狂妄!”聞言,沈鴻冷笑一聲,轉頭對代子豪說道:“子豪,你可以上場了,記得不要手下留情。”

     “放心吧院長。”代子豪嘴角露出一抹冷意,他可沒有憐香惜玉的習慣,哪怕對手是女人他也會下狠手。

     “葉同學,你剛才干的不錯。”這時,王鴻軒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邊,“你先回去吧,學校不會虧待你的。”

     “嗯。”我點了點頭,給洛晴鳶騰出了地方。

     臨走之時,我多看了洛晴鳶幾眼。

     不知道為什么,我看到她之后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我們二人已經認識很久了一般。

     而另一邊,在上臺之后,代子豪似笑非笑地道:“這位美女,我勸你最好還是現在認輸,免得讓我打破相了。”

     “你多慮了,輸得那人一定是你。”洛晴鳶笑得很燦爛,說出的話更是張狂,“十回合之內,我若是不把你轟出擂臺,我自動退學。”

     “真是大言不慚!”

     讓洛晴鳶如此羞辱,代子豪臉上頓時涌上了一股怒意,他已經決定要好好給眼前不知好歹的小妞一點顏色瞧瞧。

     “比賽開始!”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二人皆是動了,沒有想象之中的勢均力敵,也沒有苦戰。

     在戰斗爆發之后,洛晴鳶身上突然出現了極為濃郁的黑氣,接著她朝著代子豪搖搖一指,喝道。

     “你會撞死在地面上。”

     話音落下,一股無名力量拉扯著代子豪,將他直接從空中給強行拖拽到了地上。

     “這是什么能力?”見狀,我先是有些驚奇,不過緊接著我心中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傳來,這一幕我總覺得有點似曾相識。

     就好像我曾經見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