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進攻(五)


    大長老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宮夜影和車不仁就站在大長老的面前,大長老的眼睛都沒有睜,而是開口道:“第五條防線也丟了吧?”他這話雖然是在問,但是其實沒有一點兒疑問,而是在肯定,他知道第五條防線丟了,雖然說宮夜影他們想盡了辦法,但是最后第五條防線還是丟了。

     宮夜影和車不仁同時應了一聲,他們的臉上,也露出了慚愧的神情,第五條防線確實是丟了,這一點兒沒有什么好說的,他們也承認,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大長老沉聲道:“沒關系,我早就想到了,現在我們的族人數量,已經控制住了,就算是第六條防線丟了,都沒有什么關系,我們現在就是要進行最后的準備,要在影神宮這時,與血殺宗的人,進行最后的決戰,你們明白了嗎?”

     宮夜影和車不仁同時應了一聲,大長老這才點了點頭,接著沉聲道:“好,你們去吧,第六條防線那里,也不需要留太多的人,把第六條防線那里的法陣也改一下,把的有法陣,全都轉入到地下,然后改成自毀法陣,在血殺宗進攻的時候,你們抵抗一段時間,然后撤回來,等到血殺宗的人,進入到第六條防線的時候,直接就讓第六條防線那里的法陣自爆,能殺他們多少人,就殺他們多少人,我們最后在這里與他們決戰,去吧。”

     宮夜影和車不仁,全都應了一聲,隨后他們沖著大長老行了一禮,接著轉身離開了,等到他們離開之后,大長老又開始對著影族之神的神像進行祈禱,但是這一次卻是有些不一樣,他剛剛祈禱了幾句,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進入到了一個全是黑色的空間,他馬上就明白,他進入到了影神空間里,一定是影族之神找他有事兒,他連忙跪了下來,大聲道:“拜見我主。”

     影族之神的聲音傳來道:“嗯,我們與血殺宗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你們現在的情況,現在我給你們最后一個機會,你回去之后,將所有人我賜與你們的法器,還有你們自己煉制的,等級比較高的法器,全都放到影神宮主要法陣的陣眼處,等到與血殺宗最后決戰的時候,你要領著所有族人,向著我的神像叩拜,然后你要在心里默念獻祭兩個字,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

     大長老連忙應了一聲,隨后他就感覺整個人一輕,隨后他就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他睜開了眼睛,看了四周一眼,沒有發現任何的變化,他不由得輕嘆了口氣,隨后他就想著影族之神的話,一想到那獻祭兩個字,大長老的心情就十分的沉重,他明白,影族之神所說的獻祭,不是獻祭那些法器,而是獻祭他們,他們才是真正的被獻祭出來的東西,那些法器應該是為了增加影神宮的戰斗力的,所以影神才會如此說,大長老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他也不敢違抗影族之神的命令,他們這一次怕是也只能獻祭了,就是不知道這一次獻祭之后,能不能打敗血殺宗,如果能打敗血殺宗,那他們就算是犧牲了,那也算是值了,要是他們獻祭之后,卻還不是血殺宗的對手,那他們這一次的犧牲,可就真的是太虧了,但是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情已經成了定局了,他們沒有人敢違背影族之神的命令,不管是他還是宮夜影他們,都不敢,所以就只能聽令了。

     大長老一想到這里,他馬上就給宮夜影他們去信,讓宮夜影把大部分的影族人,全都調回到影神宮這里,同時把他們所有的法器,全都給帶回來,他要對影神宮這里進行最后的布置。

     宮夜影他們當然是沒有懷疑大長老的話,他們馬上就把所有的人的法器,全都收集了起來,然后由車不仁親的自帶著,回到了影神界那里,同時大部分的影族人,也全都回到了影神宮這里,一時之神影神宮這里,一下就熱鬧了起來,原本空蕩蕩的影神宮,一下就多了無數的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要在影神宮這里與血殺宗進行決戰了,但是卻沒有人會反對,所有人都在做著準備。

     這些影族人也明白,他們不是血殺宗的對手,他們現在就是在跟血殺宗拼命,看看能殺死幾個血殺宗的人,反正已經這樣了,他們就做最后的努力好了,最后會是什么樣,那就聽天由命吧。

     車不仁回來之后,大長老就沒有在讓他去第六條防線那里,讓他帶著弟子,把那些法器,放到了影神界這里的各處重要的法陣的陣眼處,車不仁當然不會反對了,他領著人把這些法器一一放好,然后大長老就讓他們休息,沒事兒的時候,就對影族之神的神像進行祈禱,車不仁他們也沒有反對,就過樣過了幾天,血殺宗也終于對第六條防線發起了進攻,宮夜影領著一部分人,在前面那里抵擋血殺宗的進攻,而大長老依然調動了整個法陣的力量幫著宮夜影他們,不過他們也都知道,這樣也沒有什么用,最后那里還是會被血殺宗的人給攻破,不過大長老要的并不是擋住血殺宗的人,他要的是血殺宗的人,沒有發現第六條防線那里的陷阱,到時候他們就可以用第六條防線那里的那些自爆的法陣,來自計血殺宗一下,看看能給血殺宗帶來多大的傷亡。

     而丁春明他們,這個時候,也確實是在進攻第六條防線,他們并不知道,他們已經進攻到影族人的最后一條防線了,他們還是按正常的方式進行攻擊,不過他們也知道,影族人的地盤已經不大了,因為他們的大軍,現在的包圍圈已經是越來越小了,那就代表著影族人的地盤越來越少了,不過丁春明他們也都十分的清楚,越是在這個時候,就越是應該小心,因為越是到這個時候,影族人就越是有可能,會跟他們拼命,所以他們必須要小心一點兒,不能到最后關頭,在著了影族人的道兒,所以他們的進攻,并沒有著急,依然是按原來的節奏,而第六條防線這里,也很快就被他們給攻破了,當第六條防線這里的地面上,翻滿了冒著佛光的巨劍時,丁春明他們都松了口氣,隨后他們馬上就讓后面的弟子進入到第六條防線這里,準備全面的接手第六條防線。

     就在血殺宗的那些弟子剛剛進入到第六條防線的時候,第六條防線這里,突然發出了爆炸,這爆炸是從第六條防線的地下發生的,一時之間山石亂飛,灰塵沖天而起。

     這樣的情況,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血殺宗的很多弟子,直接就被炸死了,當然也有很多弟子只能受了傷,卻并沒有死,一時之間場面有些混亂,而丁春明的臉色卻是一下就陰沉了下來,他冷哼了一聲道:“好個影族人,在這里等著我們呢,來人,馬上就傳令,所有沒有受傷的弟子,開始自求,所有活化傀儡,馬上就啟動封印法陣,將第六條防線給我封印了,注意,要使用法陣識別系統,所有不是我們建的法陣,全都給我封印了。”

     白眼沒有開口,如果是他,現在也是下這樣的命令,所以這命令誰下都是一樣的,而血殺宗的弟子,已經把這些命令給下達了下去,隨著他們的命令下達,血殺宗的弟子也全都動了起來。

     血殺宗的弟子,早就經過這方面的訓練,在說了,就算是那些被炸死的弟子,這個時候也不是真的死了,他們只不過是變成了死靈一族罷了,現在他們反到是可以幫著救人了,整個第六條防線這里,全都忙了起來,而丁春明他們卻是注意著最中心那里那處被黑霧包圍著的區域,他們擔心影族人,會趁著這個機會來進攻他們,如果影族人真的趁著這個時間來進攻他們,那他們就必須要出去應對了,不能讓影族人傷害到那些弟子,所以丁春明他們的注意力,全都在影族人身上,下面的那些弟子,到是有別的人去負責,這個他們不用擔心,血殺宗的基層指揮官可是太多了,他們完全可以應付這樣的場面,就算是丁春明他們不下令,他們也知道該怎么做。

     而大長老他們也看到了第六條防線這里的情況,一看到這種情況,大長老馬上就開口道:“宮夜影,車不仁,你們領著人出去,試著進攻一下第六條防線,看看血殺宗的人怎么樣了,如果他們真的亂了,那這就是我們的一個機會,去吧。”宮夜影和車不仁兩人應了一聲,隨后馬上就帶著人,直向第六條防線那里殺了過去,他們被血殺宗壓著打這么多天了,早就想要報仇了,現在終于有機會了,他們當然開心了,所以他們馬上就點齊了人手,直向第六條防線那里沖了過去。

     他們剛一從影族的黑霧里沖出來,丁春明他們就發現了,丁春明一看他們沖出來了,他馬上就大聲道:“異形騎兵,戰甲系,死靈騎兵,所有稱號高手,隨我出擊。”隨著他的命令,他的身形已經離開了指揮大廳。

     異形騎兵,戰甲系,死靈騎兵,這些人其實一直都在軍中,只不過他們是軍中的精銳,一般的情況下,是不會他們出戰的,但是他們的訓練可是一刻都沒有停止過,而且他們也是隨時做好了戰斗的準備,這一次第六條防線這里這么大的變故,他們當然是不會不知道了,所以現在一聽到丁春明的命令,他們直接就隨著丁春明,沖出了第六條防線,迎向了影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