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進攻(四)


    宮夜影他們到了第五條防線,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十分的難看,宮夜影對周不定他們道:“馬上就支起神像,你們做好防御,車不仁,我們兩個去見見大長老吧,必須要把這一次戰斗的情況,跟大長老說清楚。”車不仁沒有反對,周不定他們也全都應了一聲,隨后宮夜影就跟車不仁,直接就坐著傳送陣,回到了影神宮,他們必須要把這一次的事情向大長老匯報才行。

     影神宮里,大長老正坐在自己的房間里,他對于第四條防線那里的情況,也知道一些,但是并不是完全的了解,畢竟他離的太遠了,他只能通過法陣,隱隱的了解到一些,他也知道第四條防線那里,已經被毀掉了,這讓他的心情更加的沉重。

     就在這個時候,宮夜影和車不仁來到了他的房間外面,大長老馬上就感覺到了兩人,他沉聲道:“進來吧。”兩人應了一聲,隨后進入到了大長老的房間里,沖著大長老行了一禮道:“參見大長老。”大長老點了點頭,隨后他看了兩人一眼,接著沉聲道:“第四條防線丟了?”

     宮夜影和車不仁,全都應了一聲,大長老輕吐了口氣,隨后開口道:“說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大長老對于第四條防線那里的情況,還真的不在道是怎么回事兒,他只能模模湖湖的感覺到一些情況,并不是很多,所以他才會如此問,他就是想知道,第四條防線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第四條防線那里,這么快就丟了,他之前可是說了,他們要與血殺宗寸土必爭的,他們難道就是這么爭的嗎?上來就把第四條防線給丟了,這叫寸土必爭?

     宮夜影和車不仁把第四條防線那里發生的事情,跟大長老說了一遍,大長老聽了兩人的話之后,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發現這件事情還真的不怪宮夜影和車不仁,他們兩個已經把能做的全都做了,如果在那種情況下,他們還要與影族人拼命的話,那他們就完了,那他們就是在送死。

     大長老長出了口氣,接著沉聲道:“你們兩個做的對,在那種情況下,確實是不應該在進攻血殺宗了,那樣的話只是送死,你們做的好,我不怪你們。”宮夜影和車不仁兩人都沒有開口,雖然大長老不怪他們,他們的心里卻依然很難受,因為他們畢竟還是敗了。

     大長老看了兩人一眼,接著開口道:“第四條防線一失,我們現在就只剩下兩條防線了,如果第五條和第六條防線在被破,那血殺宗的人,就真的要兵臨影神宮了,而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第五條和第六條防線,好像也擋不住血殺宗的進攻,而且隨著我們連連的丟掉地盤,我們族人的生存空間也越來越小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必須要給族人足夠的生存空間,同時我們也必須要做一些準備,如果我們的第五條和第六條防線,全都被攻破了,那我們該怎么辦,光是一個影神宮,可是裝不下那么多人,如果我們想要讓影神宮這里,能裝得下所有族人,還不能影響影神宮這里的戰斗力,那就必須要在對族人進行升級,而這也是我最為痛恨血殺宗的一點。”

     說到這里,大長老停了一下,他接著看著兩人道:“我們在與其它的影族人戰斗的時候,只要我們勝了,那我們就可以得到對方的靈魂印記,然后我們主會誕生一個族人,但是我們在與血殺宗交戰這么長時間了,血殺宗的弟子我們也殺了一些,便是我發現了一點兒,那就是血殺宗的弟子,他們并沒有靈魂印記冒出來,也就是說,我們就算是把血殺宗的人給殺死了,也不可能讓我們一族的人數增中,這是最為可恨的一點兒,因為這樣一來,我們就得不到補充了。”

     宮夜影和車不仁全都應該一聲,他們也清楚大長老的意思,大長老其實是不想讓族人升級的,因為族人一位升級,就要少一半的人數,雖然他們的戰斗力為強了,但是人數卻變少了,這等于犧牲了一半的族人,這對于大長老來說,還是很心痛的,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就像大長老所說的,他們連著丟了第二,第三,第四條防線,這讓他們的地盤面積,一下就縮小了很多,而這縮小的地盤面積,自然也就沒有辦法在裝得下那么多的族人了,在這種情況下,大長老只能對族人進行升級,這樣族人的數量就會進一步的減少,但是他們的整體實力,卻并不會減弱,而且看大長老的意思,他是準備最后把族人,裝入到影神宮里來,雖然影神宮的面積很大,里面的房間也很多,但是想要把影族神給裝滿,怕是也用不了多少人吧?大長老最后是要把族人給縮減到多少啊?一想到這里,宮夜影和車不仁都有些頭痛,說實話,他們覺得,如果自己坐在大長老的位置上,他們也會頭痛的,這種選擇可不是那么容易選的。

     大長老看了兩人一眼,接著開口道:“你們這一次回去之后,馬上就組織族人,分批的進入到影神宮這里,一定要快,這一次血殺宗的人,拿下了第四條防線,并沒有對我們進行攻擊,但是這也不是我們不小心的理由,我們不知道血殺宗什么時候會進攻,所以我們就必須要做好隨時被攻擊的準備,從現在開始,前線那里的神像就不要撤下一來了,不管到了什么時候,都必須要保留兩尊神像,在那里守著,我們必須要保證,如果下一次血殺宗的人在進攻,我們能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去吧。”大長老十分的清楚,能做的他們早就做了,現在也不過就是修修補補罷了,最后會是什么樣,那可就真的不好說了,反正他們現在就是,把能做的都做了,然后就等著命運的安排吧,現在大長老已經不敢奢望,他們能消滅血殺宗了,他們只想著能晚死幾天,到時候說不定會有奇跡出來,但是他們也知道,那不過是奇跡,他們想要在血殺宗的手里活下去,那可太難了,但是他們也不會投降,他們會一直戰斗,直到在沒有一個活人,他們會戰斗到最后一個人。

     宮夜影和車不仁全都應了一聲,隨后他們沖著大長老行了一禮,接著轉身走了,等到他們離開之后,大長老就轉頭看了一眼影神宮外面,接著他輕嘆了口氣道:“血殺宗,果然是我影族大敵啊。”說完他又嘆了口氣,隨后就閉上了眼睛,坐在那里不在說話了。

     而這個時候,宮夜影和車不仁已經回到了第五條防線那里,隨后他們就開始組織影族人,回到影神宮那里進行升級,同時他們也在監視著血殺宗的情況,他們也把大長老的決定,告訴了這些影族人,這些影族人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但是卻沒有人開口說話,因為他們十分的清楚,大長老的決定沒有錯,影族人現在的實力,如果真的與血殺宗的人對上,那就只有死的份,把他們叫回到影神宮那里,對他們進行一次升級,說不定他們的實力還會提升,到時候還可以給血殺宗帶來更大的傷亡,這對于他們來說,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所有影族人都看出來了,他們與血殺宗的戰斗,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了,他們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了,血殺宗這一次就是正大光明的出兵來對付他們,結果他們還是敗了,面對這種情況,他們還能有什么好說的,這就足以證明了,他們不是血殺宗的對手,這對于影放人士氣的打擊是十分致命的,所以現在影族人已經接受了他們不是血殺宗對手這件事實,他們只想在臨死之前,多拉幾個血殺宗的人做墊背的,這也就足夠了,別的他們真的不敢想了。

     而血殺宗的人,這個時候還在建法陣,第四條防線這里的法陣他們已經建好了,同時他們也在第四條防線這里發現了那些地下空間,還有地下通道,當然了,蒼石也在地下發現了那個影族人建的地下空間,發現了里面傳送陣,當血殺宗的人聽說,影族人是在地下一百五十丈的地方,建的這個地下空間,他們直的是大吃了一驚,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影族人竟然會如此之狠,竟然會在地下一百五十丈的距離建立一個地下空間,這要不是他們特意的去找,還真的找不出來,誰會想到,影族人竟然會在這么深的地方建立地下空間,要是影族人用這個地下空間來對付,那他們還真的會十分的頭痛,還好被他們給發現了。

     就在他們把第四條防線這里的法陣給弄好之后,丁春明他們又商量了一下,如何的進攻影族的第五條防線,不過這一次的商量到是十分的快,因為白眼說了,他們在第四條防線的時候,和的就十分的順利,那他們就沒有必要在改,接著用這種方法進攻就是了,沒有必要換進攻方式。

     丁春明他們想了想白眼的話,都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在進攻第四條防線的時候,他們也沒有用任何的陰謀,就是正面硬攻,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都生生的把第四條防線給拿下了,那他們為什么還要換進攻方式呢?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所以丁春明他們決定,就按白眼說的來,在進攻影族人的時候,他們也不換進攻方式了,就用原本的進攻方式,他們到是想要看看,影族人這一次要如何的抵擋他們的進攻,因為他們這樣的進攻,是最難防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