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進攻(三)


    車不仁發現他們好像陷入到了危機之中,因為他發現,以他們現在的力量,好像根本就沒有辦法擺脫丁春明他們的攻擊,如果他們沒有辦法擺脫丁春明他們的攻擊,那也就代表著,他們會被丁春明他們一直纏在這里,要真的是那樣的話,那最后倒霉的一定他們。

     如果他們這些人真的全都死在了這里,那影族人就完,真的完了,因為剩下的影族人,是絕對不可能擋得住血殺宗的大軍的,一想到這里,車不仁的臉不由得一沉,他看著丁春明,隨后他突然大聲道:“宮夜影,接應!”他現在沒有別的辦法了,他只能喊宮夜影了,而且話還不能太多,他不能過于分心,那樣的話,只會給丁克明機會,要真的是給了丁春明機會,那他們就完了,他現在只希望宮夜影能明白他的意思,能伸用法陣的力量,接應他們一下,不然的話他們就危險了。

     宮夜影他聽到了車不仁的聲音,他一聽到車不仁的聲音,他就是一愣,隨后他一看到車不仁他們那里的情況,他的臉色不由得一變,隨后他馬上就大聲道:“周不定,你們擋住血殺宗的進攻,我來接應車不仁他們。”周不定他們全都應了一聲,隨后他們控制著法陣的力量,去擋住了血殺宗的能量獸和蒸汽炮的進攻,同時還要擋住那長巨蛇的進攻。

     不過好在他們擋住了,因為現在所有的影族人,都在向法陣里輸入能量,而且大長老坐鎮影神宮那里,也調動了整個法陣的力量在幫著他們,所以他們擋住了血殺宗的進攻。

     而宮夜影這個時候,卻是調動的法陣的力量,直向丁春明他們攻了過去,隨著宮夜影的動作,就見無數黑色的劍氣,直向丁春明他們刺了過去,丁春明一看到這種情況,他馬上就:“所有弟子,退回到活化傀儡之中。”所有人全都應了一聲,下一刻他的身形直接就消失不見了,出現在了活化傀儡的體內,而那些活化傀儡卻是不需要動,因為那些黑色劍氣,就算是攻擊到了他們,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們可以馬上就恢復過來,這就是活化傀儡強悍的地方。

     丁春明一回到指揮大廳,馬上就往指揮大廳的投影上望去,他想要看看車不仁他們怎么樣了,就在這個時候,車不仁已經大聲道:“撤!”隨著他的聲音,那些影族的稱號高手和法則高手,直接就向第四條防線那里退去,而那些活化傀儡,因為那些黑色劍氣的攻擊,也沒有辦法追上去,所以只能看著他們退走了,丁春明和白眼他們,并沒有感到意外,這種結果他們都已經想到了。

     白眼看著那些活化傀儡,接著輕嘆了口氣道:“這些活化傀儡的戰斗力雖然不錯,但是過于死板了,如果是我們的那些長老,有這些活化傀儡的能力,那他們的戰斗力,一定更強。”

     丁春明微微一笑道:“我們事實上也有這種能力,只不過我們沒有用罷了,我們的戰甲就有這種能力,我們的傀儡分身,也有這樣的能力,只不過我們不用罷了,算了,不用管他們了,那些影族人就算是退回去了也沒有用,等到我們一步一步的壓縮他們的生存空間,他們最后就只能與我們進行決戰,現在那些影族人全都退走了,就讓活化傀儡攻擊他們的法陣吧,我看他們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丁春明到是沒有著急,他十分的清楚,影族人并不是一天就可以消滅的,所以在他看來,現在著急也沒有用,他們早晚會與這些人決戰的,到時候這些人想跑都沒有地方跑。

     白眼點了點頭,隨后他沉聲道:“所有活化傀儡,后退十里。”隨著他的命令,那些活化傀儡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他們還是依言后退了,很快就后退了十里,這才停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宮夜影他們也看到了白眼他們的動作,一看到白眼他們后退了,宮夜影他們全都是一愣,隨后他們都有些不解的看著丁春明他們,宮夜影開口道:“這些血殺宗的人想要干什么?為什么突然后退了?他們可是占了上風的,他們不應該后退的,而是應該接著進攻才對啊?”

     車不仁看著又停了下來的自殺宗大軍,他的臉上也帶著一絲的迷茫,但是隨后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臉色不由得一變,他馬上就大聲道:“快,命令所有族人,進入到地下空間,快啊。”他的聲音都有些變了,一旁的一個法則高手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還是應了一聲,馬上就去傳令去了,而車不仁的兩眼,卻依然死死盯著血殺宗的大軍,接著開口道:“血殺宗的那些傀儡是可以變形的,如果他們在一次變成了城堡的樣子,然后對我們進行沖撞,那我們能擋得住嗎?如果我們擋不住的話,那我們的族人怎么辦?我們也退到地下去吧。”說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血殺宗的大軍,身形一動,往地下空間里飛去,而宮夜影他們的臉色一變,隨后他們也馬上就往地下空間里飛去,而就在宮夜影他們還沒有進入到地下空間的時候,血殺宗的大軍那里,已經有了變化。

     白眼看著影族的第四條防線,接著大聲道:“所有活化傀儡聽令,全部變成劍形,體積盡可能的大,然后向第四條防線進行沖鋒!”丁春明原本還有些不明白,白眼為什么要讓大家后退,但是現在一聽白眼的命令,他馬上就明白了,他的臉色不由得一變,隨后他就看著白眼道:“老白,這能行嗎?”丁春明還是比較擔心的,他擔心如果這么做,會讓那些活化傀儡受傷。

     白眼沉聲道:“沒關系,活化傀儡的身體,就算是受到了沖擊,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頂多就是刺入到山里,不會有事兒人,只要我們能把他們的法陣給沖破,那他們的第四條防線就完了。”

     隨著兩人的話,那些活化傀儡,也全都已經完成了變形,他們全都變成了一把把的巨劍,這些巨劍每一把都很大,血殺戰堡化成的巨劍,更是長達近千米,這樣的巨劍,絕對是一般的人看都看不到的,而其它的活化傀儡,他們化成的巨劍也都不小,最小的也都有十丈左右。

     等到所有人都準備好之后,白眼沉聲道:“沖鋒!”隨著他的聲音,那些活化傀儡,不管大小,全都向影族的第四條防線沖了過去,他們的速度十分的快,都帶著尖銳的破風之聲,劍身劃過空間,就發現了布匹被撕裂的聲音,十里的距離,對于他們來說真的太近了,根本就不算什么。

     下一刻這些巨劍,全都狠狠的刺入到了影族的第四條防線那里,第四條防線那里的防御法陣,就好像是紙湖的一樣,直接就被這些巨劍給刺破了,就連那些影族之神的神像,也全都是一樣,他們也全都被刺破了,隨后直接消失不見了。

     隨后所有的巨劍,全都如一枚枚的導彈一樣,直接就落到了第四條防線上,就聽到轟轟的一陣巨響,第四條防線的那些山上,全都出現了一個個的大坑,這算是那些巨劍落下來之后,那強大的氣勁,將山上砸出來的坑,特別是那些千米長的巨劍,砸到出來的洞更是巨大了。

     不過白眼他們并沒有受到影響,他們雖然是在血殺戰堡之內,血殺戰堡變成了巨劍,但是他們現在等于是在血殺戰堡的內空間里,所以他們并沒有感覺到多少晃動。

     在巨劍全都落到山上之后,白眼馬上就大聲道:“所有活化傀儡,全部激活佛力,越強越好。”隨著他的聲音,所有活化傀儡,全都激活了他們身上的佛力,一時之間第四條防線這里佛光沖天,陣陣的梵聲響起,第四條防線這里的黑霧,全都被這佛光給驅散了,天地之間為之一清。

     而在地下空間里的宮夜影他們,本來還想與血殺宗的人進行近戰呢,但是這佛光一出,他們就受不了了,好在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地下,不然的話就真的麻煩了,一想到這里,宮夜影馬上就大聲道:“撤退,所有人馬上退到第五條防線那里。”所有影族人馬上就通過地下通道,直向第五條防線那里退去,最后撤退的人,還會把這些通道,全都給堵死,不會留給血殺宗的人。

     而白眼他們并沒有感覺到宮夜影他們,一直到佛力把這里所有的黑霧,全都給驅散之后,白眼他們這才松了口氣,隨后白眼開口道:“所有血殺宗弟子進入第四條防線,查看第四條防線情況,老張,建法陣。”眾人全都應該一聲,隨后早就等在第三條防線那里的血殺宗弟子,直接就向第四條防線這里飛了過來,張宏良也馬上就領著弟子,進入到了第四條防線這里,準備在這里建法陣。

     做完了這一切之后,白眼這才松了口氣,不過他并沒有讓活化傀儡,在變成傀儡的樣子,他們還必須要保持大劍的樣子一段時間,現在他們正在散發著佛力,而第四條防線這里的佛光是不能停的,白眼擔心還有族人潛伏在這里,要是那樣的話,那他們把佛光給撤掉,那后面的血殺宗弟子可就危險了,所以他們不能撤掉佛光,必須要讓那些活化傀儡在堅持一段時間才行。

     不過這對于那些活化傀儡并沒有什么影響,他們不管以什么形態存在,都沒有太大的關系,像同在這個樣子,他們可以一直保持不變,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