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三十五章 唐一帆要嫁人


    “你先等一下吧……”

     聽到這,林學峰打斷了劉子夏的話,道:“怎么是你和文星之間的合同?”

     “那部和塞漢壩相關的影視作品,子夏已經完全委托給我們集團了。”

     郎文星很快說道:“子夏擔任那部作品的副導演,我們集團全額拍攝,然后作品的所有收益分給子夏50%的分成!

     當然了,這些收益包括且不限于廣告分成、網絡授權、周邊產品……”

     “你可真大方!”

     林學峰有些頹然地說道:“哎,本來想著這次還能跟你們夏月工作室合作一把呢,沒想到又讓文星把便宜給占了。”

     郎文星頗有些得意地說道:“這就叫近水樓臺先得月,懂不懂?”

     “我看你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林學峰倒了一杯紅酒,道:“子夏,不是我說你,什么時候你能想著點我呢?”

     “哎,林書,您這可就有點不講理了!”

     劉子夏趕忙反駁道:“咱不說別的,就那天我跟您說的一起合作制作電影的事,我是不是把您第一位給拉進群的?”

     林學峰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么回事!

     “得嘞,算我失言了,我自罰一杯。”林學峰苦笑了一聲,端起紅酒杯就一口喝了個干凈。

     “哎,這就對了嘛!”郎文星搖頭晃腦地說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說起這事,子夏,你恐怕還得幫我個忙。”

     林學峰已經把郎文星的碎嘴給免疫了,他說道:

     “既然環保題材的電視劇沒我的份,那你幫我創作屬于我們公司那個故事單元的劇本,總沒問題吧?”

     “老林,你這可就算作弊了!”

     郎文星立馬反駁道:“就連我都得安排編劇部門自行創作,你直接讓子夏幫你創作,這算怎么回事啊?”

     “怎么就作弊了?我們加入進來,可沒說劇本怎么創作也得跟你報備吧?”

     林學峰毫不猶豫地說道:“再者說了,就許你吃子夏的獨食兒,還不許我喝點湯了?”

     林學峰這話說得那叫一個理直氣壯,氣勢十足!

     “你,你這叫不要臉!”郎文星那叫一個氣啊!

     “就不要臉了,都在這個圈子里混了這么長的時間了,你還有臉吶?”

     林學峰回懟的那叫一個解氣,“當然了,你要說要臉我也沒辦法,畢竟我不是臉皮厚度鑒定師!”

     聽到林學峰的話,眾人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臉皮厚度鑒定師?

     這又是個什么新奇職業?

     “……”

     郎文星似乎從沒被人這樣說話,一時間也有些語塞了。

     “好了,好了,你們倆都四十來歲的人了,怎么說話還跟個孩子一樣幼稚?”

     哭笑不得地看著兩人,李云莛道:“子夏,你要是有時間的話,不行就幫幫林老弟吧。

     就像他剛剛說的那樣,好處不能都讓文星給占了,林老弟也不是外人不是?”

     連老丈人都幫著說話了,劉子夏連連點頭,道:“林叔,既然爸都替您說話了,那我就幫幫您。

     不過直接幫您創作不可能,您讓你們公司的編劇部門,直接去創作劇本吧。

     只要按照咱們商量好的主旨走,一準錯不了。”

     見林學峰有點急了,劉子夏繼續說道:“只要劇本送過來,甭管創作地有多差,有多少地方需要改,您都不用管了,全都由我來幫您改出來!”

     為什么讓劉子夏創作劇本,還不是林學峰對自家創作的劇本不太自信!

     劉子夏是說了可以幫他們改劇本,可說的是幫他們指出方向,讓他們自己改,可不是他幫著改!

     現在好了,甭管多差,全都由劉子夏負責,也等于變相地是劉子夏創作的劇本了!

     “行行行!”林學峰喜形于色地說道:“子夏,那這件事就拜托你了。”

     這次劉子夏倒是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端起紅酒杯和林學峰碰了一下。

     ……

     一頓飯從1點多開始吃,一直吃到了下午4點多才總算結束。

     酒倒是沒喝多少,但是兩大桌的菜卻是吃了個差不多,剩下一點湯湯水水的,算不上浪費。

     李云莛、云美娜夫妻倆還有孩子們,在3點多的時候就已經回房間去休息了。

     劉子葉、劉子茜等人則是陪著李夢一她們收拾起了餐廳和廚房。

     劉子夏、郎文星、唐一帆以及林學峰坐在客廳里,喝起了下午茶。

     “一帆姐,這段時間你自己在公司處理了那么多的事務,真是辛苦你了。”

     劉子夏給唐一梵倒了杯茶水,真心向她表示感謝。

     從劉子夏同林學峰聊完之后,唐一帆就開始陸陸續續地向劉子夏匯報這段時間,夏月工作室的一些數據以及事務。

     連帶著夏月小劇院、夏月基金會、夏月線上影院以及集英社的事情,也都大體匯報了一通。

     可以說,夏月工作室有唐一帆在,省了劉子夏太多事了。

     “子夏,你太客氣了,這本來就是我份內的事。”

     唐一帆搖搖頭,抬手把垂下來的發絲攏到耳際,道:“正好你和小諾回來了,我也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你要休息嗎?”

     劉子夏先是一愣,隨后笑道:“確實,這段時間咱們工作室事情是挺多的,你也有段時間沒休息了。

     這次就給你放個長假,你想休息到什么時候就休息到什么時候。”

     “倒是用不著太長,只要半個月就行了。”

     唐一帆搖搖頭,道:“再說我這也不能算年假,我這是休的婚假!”

     婚假?

     郎文星眉毛一挑,道:“哈哈,你終于決定和卓同.志結婚了?”

     年前唐一梵和金辰結婚的時候,劉子夏等人就調侃過唐一帆,說:

     弟弟都結婚了,你這當姐姐的還不結?

     當時唐一帆還秉持著保密原則,根本就沒把卓一鋒的名字給透出來。

     要不是后來為了拍攝《華夏機長》,卓一鋒恐怕到現在還非常神秘呢!

     “你這話說的,好像是我多不想把自己給嫁出去一趟?”

     唐一帆白了郎文星一眼,道:“一鋒這不是去學習去了嗎?半年的時間,才剛剛回來!

     回來就趕緊找上級領導打了結婚報告,我這邊的相關正審結束之后,當然就要舉辦婚禮了!”

     “嘿,我就說你怎么還不走,感情是為了通知我們你要結婚的事啊?”

     劉子夏也哈哈笑了起來,道:“行啊,你們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在哪結?

     我們這一幫娘家人,可是一定要幫你張羅張羅的!”

     “我們打算在京華兵.區參加一場集體婚禮。”

     唐一帆這位女強人的臉上,難得出現了害羞的表情,她說道:

     “這次兵.區那邊有超過10對新人要一起舉辦,所以你們恐怕不是所有人都能去參加我們的婚禮了。”

     京華兵.區可是管制區域,不是誰都能去的,特別是這種集體婚禮,對于進入人數也都有明確規定。

     劉子夏等人想要去參加婚禮典禮的話,還真有點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