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編織網絡


    南二省省會,南松市,表面上看起來風平浪靜,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運轉著。

     但是,南松市的高層卻早已經人心惶惶。

     因為大家都已經聽說了一個十分重量級的信息,曾經打造了天河虛擬產業園區項目的風云人物柳浩天將會來到南松市擔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

     這個消息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在準確的消息傳出來之后,便猶如犇牛犁地一般,瞬間傳遍了南松市市委市府的各個角落。

     因為很多人早就已經通過方方面面的信息得知,柳浩天這位領導絕對不是一個好伺候的主,這是一個直接敢和省委領導叫板的主,而且還成功的將東一省各位領導的臉打的啪啪作響,然后轉身就來到了南松市。

     此時此刻,南松市最為郁悶的人不是市委書記宋天華,也不是剛剛上任的市委副書記陳金文,而是常務副市長王成虎。

     王成虎可沒有忘記,當初柳浩天擔任天河市市委書記的時候,可是自己親自帶隊前往天河市招商引資,并成功的把維權產業聯盟盟主謝海濤所帶領的天河市化工產業維權聯盟里面幾乎所有的企業全部引入到了南松市。

     那可是涉及到了3000多億投資的超大型項目,正是因為這個項目被自己挖走了,所以才有了柳浩天搞出來的虛擬產業園區項目,所以才有了后來的一系列風波。

     雖然柳浩天當時只是簡單的懟了自己一次,雖然柳浩天并沒有采取任何形式對自己進行打擊,但是王成虎非常清楚,自己的那次行為絕對是趁人之危,他很明白,自己當時就是看出了柳浩天想要逼著這些維權產業聯盟的人妥協,而維權產業聯盟的人并不愿意妥協,雙方對峙不下的時候,自己趁虛而入,承諾了一系列的優惠條件,這才讓這些企業下定決心來到南松市。

     你認為相比于柳浩天所提出的那些條件,到南松市建廠更有利于對這些企業的發展,不管是稅收上的優惠還是環保上政策的放松,都有利于這些企業快速高效穩定發展。

     但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東一省和南二省隔著千山萬水,柳浩天竟然沒有任何征兆的跑到了南松市來擔任市長,而且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這怎能不讓王成虎焦慮萬分?

     王長虎在自己的辦公室內來回來去的踱步,桌子上,煙灰缸內,煙蒂已經堆積的猶如一座小山一般,王成虎的手機上顯示他的步數已經達到了1萬多步,但是他還在繼續的走著,他那肉乎乎的臉上寫滿了彷徨和悲憤。

     王成虎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道:“怎么辦?我到底該怎么辦?是象柳浩天賠禮道歉?還是投靠陳金文?真是讓人頭疼呀!最可惡的是宋天華,這老家伙竟然看不上我,我主動投靠竟然始終和我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既想利用我,還想和我劃開距離,這老家伙簡直陰險到了極點,不值得真心投靠。

     難道要投靠柳浩天嗎?

     不行!

     絕對不行!

     柳浩天這家伙太強勢了,而且我還挖走了他們的投資商,柳浩天絕對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主,投靠他的話肯定沒有什么好果子吃。

     但是如果不投靠他,他肯定會想方設法的收拾我。

     我必須要找一個靠山!

     一個能夠和柳浩天對抗的靠山!

     宋天華不行,因為宋天華據說背景強大,所以能夠在南松市的很多問題上超然世外,始終都能夠以上帝視角來俯視整個南松市,或許對宋天華而言,南松市只不過是他仕途生涯中的一個短暫的驛站,對于嫡系人馬,他肯定會精挑細選,絕對不會操之過急。

     而我恐怕根本就沒有進入宋天華的眼。

     那么現在唯一可以投靠的只有陳金文了。

     只是現在陳金文初來乍到,在南松市還沒有站穩腳跟,要想投靠他恐怕對我也沒有太大的好處,只能和他聯盟,但即便如此,力量依然過于單薄?怎么辦”

     一時之間,王成虎愁容滿面,怎么著都想不出一個能夠擺脫如今尷尬局面的方案。

     就在此時,有秘書過來稟報:“王市長,新上任的陳書記請您過去一下。”

     王成虎頓時一愣,隨即他的臉上露出決然之色:“看來陳金文這是想要拉攏自己了,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就和陳金文捆綁到一起吧,到時候,自己在想方設法的幫助他在市委常委會上拉攏一些人馬,有他們兩人連起手來,只要能夠再找一個其他的常委,就足以在常委會上形成一股極大的聲音,至少對抗柳浩天沒有任何問題,因為柳浩天不可能那么快就在南松市找到能夠和他聯手的人。”

     想明白這一點,王成虎毫不猶豫的邁步向著陳金文的辦公室走去,在陳金文的辦公室他呆了足足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臨走的時候,陳金文親自把王成虎送出了辦公室,滿臉含笑著和王成虎揮手告別。

     王成虎離開的時候,臉上是帶著滿意的笑容的,這次見面他基本上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此時此刻,南二省省委常委、南松市市委書記宋天華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正接著電話。

     電話是他老爸打給他的:“天華,柳浩天的身份你應該很清楚吧?”

     宋天華苦笑著點了點頭:“我知道,他是柳擎宇的兒子。”

     “你知道就好,但是千萬不要往外說,因為知道這個事情的人很少。而且柳浩天和柳擎宇為人非常低調,柳浩天這一路走來,靠的都是他自己。

     在這一點上面,你們兩人是非常像的。

     你能走到今天,也是你自己奮斗的結果。

     不過啊,雖然你比柳浩天大上四五歲,但是現在你們兩人卻已經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雖然柳浩天現在不是省委常委,但是以他的能力和實力,但是省委常委沒有任何問題,只不過是陸天明一直在壓制著柳浩天的發展罷了。

     所以,這次柳浩天前往南松市任職,這絕對是柳擎宇或者陸天明故意為之,他們都想看一看,在你這個年齡階段,最為出色的你和在柳浩天那個年齡階段,最為出色的他,到底誰更加優秀,更加的出色,而這次讓你們兩人在同一個地方一起工作,是對你們兩人的共同考驗。

     現在你已經快要50了,在你的這個年齡組,你將會成為最先達到封疆大吏的精英,而柳浩天比你要小上四五歲,它同樣具有相同的條件。

     因此,你相比于柳浩天,沒有任何的優勢可言。

     所以,未來你們兩人之中很有可能有一人能夠進入中樞,而另外一人就很難說了,別看柳擎宇身居高位,但是柳擎宇這個人做事非常的公平公正,如果柳浩天輸給你,他絕對會推薦你進入中樞,而不是柳浩天,哪怕他是柳浩天的爸爸,他也會公事公辦。

     因為柳擎宇這個人是真正的具有家國情懷的人,這是一個真正的把國家和民族擺在心中首要位置的人!在他任職期間,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而且是史無前例的成就。

     因此,我希望你要慎重對待柳浩天,要考慮好如何和柳浩天相處,這將會是決定你未來仕途生涯能夠走多遠的關鍵因素。

     千萬不要輸給柳浩天!

     否則,一旦柳浩天一飛沖天,必然光芒萬丈,在他身邊所有的人將會黯然失色,到那個時候,你要想進入中樞,難度非常之大。”

     宋天華表情嚴峻的點點頭:“爸,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有足夠的智慧掌控南松市的大劇,我不會輸給柳浩天的,我會讓他在我的面前俯首稱臣。”

     說話之間,宋天華的語氣雖然平靜如水,但是眼神中卻閃爍著強烈的自信。

     柳浩天并不知道宋天華和陳金文等人的想法和行動,因為此時此刻的柳浩天開著一輛皮卡車,車上拉著一輛自行車,在南松市各個縣里面來回轉悠著。

     在這三天的時間內,他經常深入田間地頭,和農民談話聊天,他經常深入各個縣城,和不同領域的不同進工人、白領兒進群聊天,各地的農貿市場經常會出現柳浩天的身影,市區的一些商場和寫字樓,柳浩天也經常進進出出。

     可以說,在過去這三天的時間內,柳浩天每天最少步數都是5萬步!

     可以說,柳浩天在過去的這三天時間內,已經對南松市社會和民生的方方面面進行了深度的調研。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過去的這三天的時間內,比柳浩天提前5天時間走馬上任的陳金文幾乎每天都在飯局中度過,他不停的接受宴請或者宴請別人,在過去這5天的時間內,他長袖善舞,不停的編織著屬于自己的人脈關系網絡。

     因為從他接到通知,自己將會和柳浩天一起前往南松市任職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和柳浩天絕對尿不到一個壺里去,所以,接到了任職通知書之后,他沒有絲毫的猶豫,當天就做完了交接工作,第2天上午就直接來到了南二省省委組織部進行報道。

     可以說,陳金文具有非常強烈的危機意識,所以他利用一切時間一切機會,在南松市編織自己的人脈關系網絡。

     而最終的結果讓他非常的興奮,尤其是當王成虎決定和他聯手的時候,這種人脈關系網絡的編織就更加的順暢。

     僅僅是三天的時間,陳金文感覺自己的收獲比過去強了好幾倍,而且隱約之間,已經有另外一名市委常委隱晦的表達了可能會和他們聯手的意愿。

     這讓陳金文非常的興奮,因為只要那位市委常委最終決定和他們聯手,他們三人將會成為市委常委會上十分重要的一股聲音,一股力量!

     是一股足以讓宋天華都有些忌憚的力量,更何況是柳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