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五百七十三章 準備大典


    真的讓人難以置信,這片宇宙邊荒星域,除卻中土星外,竟然還有其他那么多生命星球,大能人物輩出。

     天狼星,北斗星,木靈星……

     每一顆星辰之上,又有多不可數的宗門大勢力。

     許多宗門都是聯袂而來,烏泱泱一大群人,路途遙遠,也好有個照應。

     偌大的天海市,人潮洶涌,大能多如狗,都要被擠爆了。

     這是邊荒星域萬古以來第一次舉行神君加冕大典,但凡收到消息的宗門,無不想前來一看,瞻仰神君風采。

     一位化神神君的誕生,莫說對宇宙邊荒的中土星域,便是對那些大道昌盛的修仙星域來說,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會被載入一個星域的修煉史冊中,流放千秋萬代。

     隨著一道道強大的身影從四面八方而來,降臨地球,葉天的豐功偉績也沖出中土大星,傳遍了這片星域,被更多的人熟知。

     而中土大星,則成為了這片星域的焦點,核心,一舉一動都被周遭的十多顆生命大星上的無數雙眼睛關注著。

     真正算起來,中土大星何止誕生了一個化神,還有一個返虛呢,玄天刀君。雖然兩人都是在域外證的道,但都是土生土長的中土人。

     有這兩個強人坐鎮,還有誰敢對中土大星不敬?

     噠噠!

     無數遠道而來的域外強者,無不在葉天的赫赫威名之下,瑟瑟發抖,牙齒打顫。

     他們做夢也想不到,一個他們不屑一顧,甚至在古籍中才能找到只言片語記載的修仙廢星,怎么突然間變得這么強大了。

     包括那些和葉天有著深仇大恨的種族,如牛魔族,天狼族,金烏族,黃金族,等等,后續來到中土大星后,此刻也都偃旗息鼓,徹底斷絕了復仇的打算。

     不能怪他們退讓,膽小懦弱。

     實在是一位化神能給世人帶來的壓力太恐怖了,殺元嬰如殺雞,即便半步化神也屠之如屠狗,錘爆一顆星辰都不在話下。

     轟轟轟!

     隨著消息傳出,整片星域都被撼動了,數以百億的眾生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便是一些黃土已經埋到脖子根的老古董們,都面色呆滯,嘴巴里能塞進鵝蛋,接受不了這個信息。

     “一人橫掃北辰星域?奪回遺失的天地靈根?確定這不是神話傳說?他是如何做到的?”

     “北辰星域我倒是有些耳聞,是一個無比強大的星域,有化神誕生。他能橫掃北辰星域,豈不是意味著他擁有力戰化神的能力?”

     “恐怖,實在太恐怖了。即便在萬古前的修仙盛世期,也沒有人能完成這個壯舉吧?”

     “從今以后,這片星域當以中土大星為尊了。”

     ……

     星域震蕩,每一顆生命大星上都在爆發沸騰的喧囂。

     許多飛舟大船起航,爭相駛向中土大星,前來朝拜,釋放善意。

     中土大星再現萬古前的修仙盛世,中土大星再次成為這片星域的核心,已是可以預見的了。

     于是乎,那些諸多遠道而來的種族和宗門,前來朝拜葉神君之余,也在思量著在中土大星上留下道統,建立分部。

     北冥仙宗倒是沒有意見,由著這些域外宗門在中土大星上建立根基。

     僅靠一個北冥仙宗,是無法將中土大星帶入修仙盛世時代的,要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那一天才可能盡早的到來。

     中土星域萬古以來的第一位神君,加冕典禮自然要無比的隆重,整片星域的大能人物一道,群策群力。

     一旦神君加冕大典完成,葉天從法理上,就真正成為這片星域的第一人了,人所共尊。

     同樣,這場神君加冕大典,也在昭示著中土大星的回歸。

     蟄伏了十萬年,中土大星也是該揚眉吐氣一把了。

     當消息傳出,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全都像打了雞血一樣,爭相前來幫忙,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一些財閥,宗門,世家,更恨不得把家底都掏出來,支持這場盛會。

     為了舉辦這場大典,天海市當局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批了一大片土地出來,免費贈送給北冥仙宗。一座座高大的神殿在這里拔地而起,隨隨便便一棟都遠比西方奧林匹斯的神殿要氣派百倍千倍。甚至有島嶼浮空,立在云端,大典建在浮空的島嶼上,在云霧中若隱若現。

     不僅僅中土星人,域外而來的賓客們也沒閑著,紛紛獻出海量的修煉資源,積極參與到神君加冕大典的籌備當中。

     云端之上,一座巨大的仙宮已經顯出雛形,像是一座山巒般巍巍峨峨,雄渾壯闊,無數天材地寶堆砌一身,美輪美化,霞光萬道,氣象萬千,如同神仙的居所。

     這是域外修士聯手,送給葉天神君的一份大禮,不僅建筑材料由他們提供,道痕也是他們親手刻印下來,花費了很大的心思。

     葉天的真身去了太陽星上,但是一具混沌吞天魔神的分身卻留了下來,顯化真身形貌,坐鎮在這座仙宮之中。

     雖只是一具分身,卻也有半步化神級的實力,鎮住這些域外強者不在話下。

     這具分身,除了偶爾指點一下門下弟子們修行外,大部分時間都在打坐。甚至有域外大能想求見,都不得一見。

     這不禁讓一些域外強者心中不快,認為這位神君的架子太大了,不近人情。

     甚至有一些中土本地的大能人物,也認為葉天對這些域外大能們過于怠慢了。

     只清涵一人知道,葉天對這所謂神君加冕大典,是根本不感興趣的,也不在乎。

     神君天授,當他證下化神道果的那一刻,就是神君了,哪需要世人承認?那需要世人敕封?

     一場大戰迫在眉睫,更恐怖的敵人隨時可能到來,這才是葉天最擔心的事情。

     一個不好,一顆生命大星將會就此消亡。

     眉宇間憂心忡忡,清涵知道,葉天的壓力真的很大。

     而清涵自己,也跟著惴惴不安,因為這也關乎著她的生死存亡。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感覺越發強烈,冥冥中她能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機,在朝自己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