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百毒集【10】江刻演戲,墨傾生氣


    新任務是從行動部門拿來的。

     他們的任務系統顯示,倉庫藏品1209,在一個叫張子虛的人手里。

     這人是個年輕的編劇,有過幾部不溫不火的作品。

     從未露過臉。

     接下任務后,江刻去找過張子虛,張子虛表示給出藏品1209可以,不需要錢,只需要江刻幫他做一件事。

     “什么事?”

     墨傾看完資料,也沒發現詳細委托。

     江刻道:“冒充他,報復他前女友。”

     “嗯?”

     墨傾驚奇地抬了抬眼。

     這次江刻冒充的是現實中存在的人?

     “前女友,應該認識他吧。”墨傾打量著換裝后的江刻,“你易容成他的樣子?”

     “不。”

     江刻說完,頓了頓。

     然后他才說:“張子虛毀容了。”

     墨傾挑眉。

     “七年前,張子虛高中。”江刻道,“當時的張子虛品學兼優,長得也行,在學校人氣高。那女生追了他一年,直到高考結束,他們倆才在一起。”

     “后來呢?”

     墨傾聽得有點犯困。

     江刻繼續往下講。

     張子虛是初戀,對她一心一意,可她只是為了嫉妒暗戀張子虛的閨蜜,才追的張子虛。大學后,她當起了網紅,結識的人越多,就對張子虛越冷淡。

     但張子虛被蒙在鼓里。

     大一寒假,他們約著一起出去玩,同行的還有他女友的幾個朋友。

     期間,因女友跟朋友走得太近,張子虛跟她產生了爭執,后來跟她朋友發生肢體沖突,被打傷后又引發了火災。

     他女友的朋友逃之夭夭,他和他女友被困在火里,但他努力將女友救出火海。

     女友毫發無傷。

     他渾身大面積燒傷,此后毀了容。

     住院治療期間,他母親一再要求女友過來看看他,結果慘遭羞辱。

     父母為了治好他,賣了房,掏空積蓄,但最終也只是護住他這條命,身上的疤痕,卻永遠留下了。

     因一直住院治療,張子虛不得不辦了休學,后因渾身的疤痕,不敢再出現在公開場合,于是沒再去上學。

     為了生活,他待在家里寫劇本。

     至于前女友——

     離開了他,成了粉絲千萬級的網紅,這兩年進入娛樂圈拍戲,因流量大,成績也不錯,竟然轉行成功了。

     墨傾聽完,問:“他前女友是?”

     江刻道:“這部戲女主的扮演者,韓晶。”

     “……”

     墨傾仔細想了想,發現自己竟然不意外。

     唔。

     這也能解釋江刻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墨傾單手支頤:“那他打算怎么報復?”

     沉默須臾,江刻說:“他給我寫了個劇本,目的是讓韓晶后悔。”

     “……看看。”墨傾饒有興致地挑眉。

     “我不打算照著來。”

     “看看。”

     墨傾語氣加重了一些。

     “……”

     江刻無言地跟她對視。

     墨傾眼神篤定。

     無奈之下,江刻只能給墨傾發了個劇本梗概。

     這劇本多少是有點狗血的。

     無外乎是張子虛想借助江刻的皮囊,先勾引韓晶,等韓晶上鉤后,挖出韓晶的黑料,再將韓晶狠狠甩掉,讓韓晶身敗名裂。

     當然,結局是告訴韓晶——他就是張子虛。

     “你在有女朋友的情況下,接了這么個任務?”墨傾哂笑一聲,陰陽怪氣地說,“有意思哈,一直想為藝術現身呢吧?”

     江刻心一緊,忙道:“我說了,不打算照著來。”

     墨傾問:“不打算讓人家身敗名裂?”

     “……”

     簡直就是故意找茬。

     江刻張口想解釋。

     然而墨傾話鋒一轉,直接打斷他:“藏品1209,是什么東西?”

     “傳說中醫圣留下來的藥方。”

     江刻知道,那是墨傾的東西。

     所以他才想拿回來。

     “……”

     墨傾頓了好一會兒。

     然后,她又樂了:“我拿回我自己的東西,還需要經過他的同意嗎?”

     江刻掀起眼簾。

     偏偏墨傾又說:“不過,既然你都答應他了,便去幫他演這出戲吧。”

     “我——”

     “你不用跟我解釋。”

     墨傾不想聽。

     她一腳油門踩下去,車速猛地提升,江刻身子往后一撞。

     江刻要說的話,都被堵了回去。

     ——她不會真生氣了吧?

     *

     當天晚上,墨傾將江刻扔到門口,就回了自己家。

     也沒搭理江刻。

     第二天。

     江刻清早過來找墨傾,可卻沒見到墨傾的人影。

     “她醒了嗎?”江刻問戈卜林。

     戈卜林哈欠連天:“早醒了,她一向不愛睡懶覺。”

     江刻蹙眉:“人呢?”

     “說約好了給人治病。”

     “給誰?”

     “她沒說。”

     戈卜林又打了個哈欠,生理眼淚流了下來。

     江刻掏出手機給墨傾打電話。

     沒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