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百毒集【08】捎帶手把你的右手治好了


    宋一源很受傷。

     可他沒想到的是,更受傷的還在后頭。

     墨傾和江刻待了沒多久,季云兮和谷萬萬就到了,兩人手里提著一堆吃的,燒烤、烤鴨、羊排等一系列食物。

     全是宋一源不能吃的。

     宋一源虛弱地躺在床上,面色蒼白地忍受著疼痛折磨,同時嗅著勾人的香味,簡直忍無可忍。

     “你們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宋一源捂著胸口,難以置信地控訴他們。

     墨傾:“沒有。”

     其他人忙著吃東西,壓根沒搭理他。

     宋一源可憐到不行。

     他扭過頭,望著坐一旁削蘋果的霍斯:“你就看著他們這么刺激我?”

     “……”

     霍斯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然后,低頭將最后一點蘋果皮削掉。

     宋一源心想,他才不吃呢。

     結果霍斯自己咬了口蘋果。

     宋一源眼睛睜大:“你不是給我削的?”

     霍斯聞聲一愣:“你想吃?”

     宋一源:“……”

     就沒有誰能來拯救他一下嗎?

     過了片刻,霍斯提醒他:“墨傾在生你的氣。”

     “氣我沒死成嗎?”

     宋一源沒好氣地回。

     他聲音沒什么力氣,但還是能聽出些憋屈。

     霍斯面不改色道:“氣你是101部門的人,卻一聲不吭跟醫療部門行動,險些搭上了性命。”

     宋一源怔了怔。

     “你受著吧。”

     霍斯說完,又咬了一口蘋果。

     宋一源又偏過頭,看著跟其他人圍坐在一起的墨傾,極輕地抿了下唇。

     良久,他低聲道:“這段時間,墨傾跟他們相處得不錯啊。”

     “嗯,還認識了新朋友。”

     新朋友,指的自然是季云兮。

     霍斯想了想,又說:“不僅通過了執業資格考試,還拿到了起航賽第一名。”

     “……你現在特別像炫耀女兒的老父親。”宋一源嘴角微抽。

     霍斯涼涼地掃了他一眼。

     霍斯繼續說:“連你的命都是她救的。”

     “……”

     宋一源徹底沒了話。

     面對救命恩人,他能怎么樣呢?

     默默受著唄。

     “話說回來,我一直忘了問……”宋一源舉起了自己綁了繃帶的右手,“為什么也做了手術嗎?”

     他這五根手指,被綁成了粽子。

     先前麻醉沒過還好,如今痛感復蘇,時刻都在抽痛。

     上次受傷,他是不能拿手術刀了。

     但這一次——

     他懷疑他連握筆的能力都沒有了。

     不然怎么能痛到這種地步!

     “不是受了傷嗎?”霍斯有些疑惑。

     “我怎么不記得?”宋一源頓時腦補了一場大戲,“誰趁我病想廢了我的手?”

     “……也就救援隊和醫療一隊的人碰過你,但誰會動一個只能拿粉筆的前外科醫生的手?何況,你當時都快死了,直接捅你一刀更劃算。”霍斯合理分析。

     宋一源忍著一陣一陣的抽痛,隨口說話轉移注意力:“萬一是我在教育界的競爭對手呢?”

     “人要對自己的能力有所認知。”

     霍斯覺得宋一源活得越來越不清醒了。

     宋一源要氣死了:“我都毀容了,你還這么說我?”

     霍斯看了眼宋一源半毀容的臉。

     然后,中肯的評價:“確實挺丑。”

     “……”

     宋一源氣得只想翻身。

     他是完全不想看到霍斯了。

     他在鬼門關走了一圈,醒后慘遭全身毀容,右手的傷他毫無印象……

     可這些人,不僅不對他表現出絲毫關心,還要一而再再而三打擊他!

     哦。

     他們還當著他吃那么多美食!

     這些人簡直就是魔鬼!

     “你打算什么時候出院?”

     墨傾拿著兩串烤串走過來。

     宋一源眼巴巴盯著她手中的烤串。

     “想吃?”

     注意到他的眼神,墨傾晃了晃手中烤串。

     香味占據了宋一源的嗅覺。

     宋一源瘋狂用眼神點頭。

     然而,墨傾這個魔鬼頭頭,在把烤串在他跟前過了一圈后,自己張口一咬。

     宋一源:“……”

     “他只是個病人。”霍斯在一旁道。

     宋一源受寵若驚,心想不愧是好基友,關鍵時刻,還是會幫他的。

     誰料霍斯又涼涼地補充道:“不是殘廢了。你離遠一點,省得他發瘋攻擊你。”

     宋一源:?你大爺!誰發瘋?!

     “就他那爪子?”

     墨傾掃了眼他被包裹得嚴實的右手。

     宋一源意識到什么,趕緊問:“我的右手,你處理的吧?”

     “嗯。”

     墨傾頷首。

     “那你知道它受了什么傷嗎?我記不得了。”宋一源神情流露出疑惑之色。

     他記得身上是有不少傷。

     但是,對右手的傷……確實一點記憶都沒有。

     見宋一源一臉困惑,墨傾沒有及時回答。

     直至她吃完兩串烤串,才慢悠悠道:“你右手沒受傷。”

     宋一源:“嗯?”

     霍斯:?

     兩人不約而同地抬眼盯著她。

     “所以?”

     宋一源舉起被包成粽子的右手。

     “你不是右手神經受損嗎,我捎帶手給你處理了下。”墨傾說,“這次傷好之后,你就能重新拿手術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