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正陽門下終


    在場的人,很少有人能理解韓春明對關老爺子的感情。

     韓家的五個孩子,作為最小的韓春明,對他的父親幾乎沒有什么印象,因為在他很小的時候,他父親就不在了。

     關老爺子雖然比他大得多,可他很小的時候就跟在關老爺子身邊學習。

     對他來說,關老爺子不但教了他古玩方面的知識,還教了他做人的道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關老爺子就跟他的父親一樣。

     所以他對關老爺子的感情,幾乎僅次于對母親的感情。

     幾年前就已經‘去世’的師父,突然又出現在面前,還是活生生的,這種情緒,讓他這個閱歷無數的成功男人,也都是差點崩潰。

     “師父,您,您這一出玩的也忒狠了。”

     韓春明痛哭的跪了下來,緊緊的抱著關老爺子的身體,仿佛怕關老爺子下一刻就會消失。

     其他人也都是慢慢的回過神來,但一個個依然震撼,不可思議的看著關老爺子,誰都沒敢出聲。

     關老爺子幽幽的嘆道:“真是人生百態啊,不死一回,哪兒瞅這景去?”

     破爛侯整了整衣衫,拍了拍身上,迅速的走到關老爺子面前,行了個大禮。

     “九門提督,破爛侯在這兒給您請安了。”

     “免禮,免禮。”

     再次見到熟人,關老爺子的心情也是不錯的。

     “徒兒,你起來,起來。”

     關老爺子讓韓春明起來,說道:“我這個不孝子,還有這個大不敬的兒媳婦,見你師傅不行了,這就三綱五常啊,女兒經,孝順經啊全來了,三十年不理我,突然關心起我來了,我難受,想早點死。”

     這話一說出口,關父關母兩口子,慫的不得了,眼睛都不敢看關老爺子一眼。

     至于其他人,則都是心中感慨,也明白了關老爺子為什么會離家出走,還弄了個假死脫身。

     “嘿,趕上那天跟大柵欄碰上東直門小酒館的酒友,酒罷去了,這小子,真會活啊,隱居在自個老家房山啞巴河,春明,就是你插隊的那地方。”

     “天助我也啊,我呢,正好不愿意看見這大不敬的兒媳婦,還想多活幾年,還想瞅瞅我死以后這人生百態。”

     破爛侯笑著贊道:“老爺子,沒想到您演了這么一出,地道,地道啊,您這酒啊,喝到這會,算是喝出味來了。”

     “沒錯,我死了,死的離奇,也讓你們這些個人啊,真正的相信我死了。”

     “演吧,都盡情的表演吧。”

     被關老爺子目光掃過的關父關母,關小關,程建軍,蘇萌,劉老板等人,都覺得特別尷尬。

     關老爺子繼續說道:“誰去了墳地,我知道,春明在墳地守了一夜,我也知道,你們做的事情,我都知道。”

     “…………”

     這一刻,仿佛已經成為了關老爺子的獨角戲,他一一的說著某些人的不是,就連蘇萌大舅也被他訓了一番。

     但面對關老爺子的輩分,誰都沒有反駁,都是很虛心的聽著。

     看著關老爺子跟眾人笑呵呵的說著話,周辰則是識趣的站到了一邊,淡化自己的存在,讓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關老爺子身上。

     一場大戰,因為關老爺子的突然出現,瞬間消散,眾人震驚過后,也都是各自離開。

     最后只剩下幾個人,帶著關老爺子一起回到了他的小院當中,孟小棗也跟著一起來了。

     屋里,孟小棗煮了一桌子菜,周辰,關老爺子,韓春明,還有破爛侯,幾人坐在一起。

     韓春明還給關老爺子倒了杯酒,“師傅,我也給您倒一杯,您少喝點。”

     關老爺子看了一眼周辰,說道:“我就算了,周辰說了,要想再多活幾年,還是不要喝了。”

     “喲,能讓老爺子不喝酒,可真不簡單啊。”破爛侯驚訝的說道。

     關老爺子道:“所以啊,以后這督門提酒這個名稱,就留給你了,破爛侯。”

     破爛侯頓時高興的坐了起來:“那我可真的是三生有幸了,得嘞,這個名號我領了。”

     說著,就幫關老爺子的酒給喝了。

     喝完酒,他咂咂嘴,看向了周辰。

     “老爺子,周辰,你們兩個玩的這一出,可真是夠厲害的,尤其是周辰,幾年了,竟然這么沉得住氣,半點訊息都沒有透露,幾年如一日啊。”

     說起這個,韓春明頓時就來氣了,他‘惡狠狠’的盯著周辰。

     “好你個周辰,虧我把你當做好的朋友,我親二姐夫,你就這么對我,把我師傅給藏了起來,看著我天天傷心難過,你心里是不是覺得特有意思啊?”

     想起自己那段時間自己難過傷心的模樣,全都被周辰看在眼里,他就恨的牙癢癢。

     周辰聳了聳肩,道:“你要怪,就怪老爺子,是他不讓我說,再說了,我幫你照顧老爺子好幾年,沒跟你要好處就算了,你還想找我算賬?”

     “你還想要好處,嘿,我今天真是漲了見識了。”

     韓春明不甘示弱的跟周辰掰扯了幾句。

     關老爺子說道:“徒兒,你確實要好好的感謝一下周辰,若不是這小子,我這幾年也不可能過的那么清靜,也不可能隨時知道你們的情況。”

     韓春明道:“得嘞,師傅,我就是跟他開開玩笑。”

     燦笑幾聲,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周辰,剛剛我還沒反應過來,我師傅住的那個地方,該不會就是上次我跟二姐跟蹤你的那個地方吧?”

     “沒錯,老爺子就住在制藥廠不遠處。”

     “這么說的話,那次你的目的根本不是去制藥廠,而是要去看我師傅,只不過后來發現被我們跟蹤了,你才繞了一圈,就是為了打消我們的懷疑,對嗎?”

     “現在才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韓春明頓時懊惱不已,如果當時他再謹慎些,說不定就能提前見到師傅了。

     “還不是你裝的太像了,我算是看明白了,論陰謀詭計,還是你技高一籌。”

     “滾。”

     破爛侯笑著說道:“春明,這真不怪你,就老爺子和周辰這兩人配合起來,咱們根本玩過不過他們。”

     幾人都是高興的喝著酒,聊著天,可韓春明說著說著,又扯到了蘇萌的身上。

     而后破爛侯就把今天蘇萌找他的原因,告訴了韓春明,關老爺子就讓韓春明去找蘇萌,把哥窯八方杯帶過來看看。

     韓春明推脫了幾下,然后就告辭離開,去找蘇萌了。

     韓春明走后,周辰跟破爛侯繼續喝著酒,陪關老爺子聊天。

     自從關老爺子回來后,周辰就不用再抽時間去陪他了,現在有的是人陪著關老爺子。

     韓春明最近則是在忙著跟程建軍爭鋒相對,幫蘇萌討公道。

     而周辰也是開始忙著自己的事情,在這個世界,他結婚比較晚,事業發展的是不錯,可想要交接,還需要大兒子成熟才行,所以他想著還需要繼續的忙碌著。

     時間慢慢的流逝,周辰的大兒子周軒羽也是考上了大學,韓春燕忙完了大兒子,現在又開始著重忙于小兒子。

     韓春明為了幫蘇萌,還親自跑到了周辰這里借錢,但這一次,周辰并沒有幫韓春明。

     他不在乎幾千萬,可也要看人,韓春明對蘇萌一往情深,可他對蘇萌沒什么好感,讓他幫蘇萌和她大舅,他做不出來。

     不過周辰也干了一件大事,他利用自己在公安部門的人脈,一舉抓獲了程建軍的造假集團,直接把程建軍和他的一群線人全部給抓了起來,就連已經跟程建軍離婚的孟小杏也同樣被抓了起來。

     因為程建軍造假數量眾多,那幾個皮條客被抓之后,沒經得住嚇唬,直接把全部事情都撂了。

     作為罪魁禍首的程建軍,自然不會有好下場,因為涉嫌金額巨大,沒過多久就被判刑了,財產被炒不說,估計下半輩子是不太可能出的來了。

     悲催的是蔡曉麗,在程建軍被抓之后,程建軍的父母,以及兒子,全都找上了她,賴上了她。

     至于孟小杏,因為有韓家人幫忙求情,周辰找了人,又請了律師,把責任都推給了程建軍,再加上兩人早就已經離婚,所以倒也沒有承受多大的罪責。

     在2006年的時候,關老爺子最終還是壽終正寢,不過他是帶著笑容離開的。

     他把老關家的一切傳給了韓春明,又囑咐了韓春明一番,就放心的離開了。

     關老爺子的去世,眾人并沒有太悲傷,因為是壽終正寢,同樣也因為,當年已經傷心過一次,這一次的悲傷反而是淡了很多。

     甚至周辰還有點羨慕關老爺子,因為關老爺子去世的時候,已經過了一百歲,是一個真正的百歲老人。

     而活到一百歲,正好就是周辰的主線任務,所以他當然有些感慨羨慕。

     轉眼就到了2008年,周辰再一次見證了祖國的偉大,奧運的力量。

     奧運過后,周辰就讓自己的大兒子周軒羽進入公司,因為他早就已經把自己的幾個公司整合成集團,再加上集團基本上就是他的一言堂,所以安排兒子進去掌權,是非常輕松的事情。

     六十歲之后,周辰就開始了自己的養生之路,基本上已經不再問事,每天就是到處走走,去潘家園逛逛。

     抽空的時候,也能去學校講幾節課。

     韓春明最終還是跟蘇萌走到了一起,兩人的愛情經過三十多年的拉鋸戰,最終勉強算是圓滿。

     韓母在看到韓春明和蘇萌的孩子出生后,含笑而逝。

     說起這個,周辰也是感慨萬千,蘇萌都五十多歲的人了,居然還能給韓春明生個兒子,這女人不簡單。

     韓母的去世,就像是一個征兆,沒過多久,韓家老大身體也不行了,沒堅持多久就走了。

     慢慢的,一些周辰熟悉的面孔,一個接著一個的離去,倒是破爛侯,居然活到了九十多歲,雖然比不上關老爺子,但也算是健康長壽。

     蘇萌可能是因為年邁產子的緣故,雖然之后一直在修養,可還是在不到七十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蘇萌的去世對韓春明的打擊很大,不過為了自己的兒子,他還是堅挺住了,一直等到兒子考上大學,結婚生子之后,才溘然長逝。

     韓家的幾個兄妹,活的最久的就是韓春燕,因為她一直都有周辰幫著強身健體,所以身體素質還不錯。

     雖然沒有陪周辰到最后,但也活了將近九十歲,才離開人世。

     韓春燕離開后,周辰昔日認識的親人朋友,基本上都已經不在了,就連小了他十幾歲的妹妹周青青,也在韓春燕之后不久就離世了。

     送別親人這種事情,周辰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可是這一次,他依然感到很悲傷,也幸好他是三十多歲才生了孩子,不然的話,他可能還要在經歷一次白發人送黑發人。

     支線任務的五十件古董,最終還是在他八十多歲的時候完成了。

     系統任務的那五十件古董,按照現在的市價,拿去拍賣行拍賣的話,絕對能賣到兩百億以上。

     除了系統需要的五十件古董之外,周辰收藏的那些古玩物件,價值也同樣很高。

     周辰本以為自己想要活到一百歲,需要藥物支持,可到了最后,他發現自己的努力還是有用的。

     雖然到了后面,還是免不了用藥,但身體素質卻一直保持的不錯,能走能動,能吃能喝。

     于是乎,在他穿越了十幾個世界后,他第一次在一個世界,活到了一百歲。

     一百歲就是任務要求,再加上他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多少惦記的人,所以在完成主線任務之后,他交代了后事之后,就選擇離開了正陽門下這個世界。

     …………

     睜開雙眼,周辰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他第一次在一個世界生活了七十多年之久,這已經比很多人一輩子的生命都長。

     在另外一個世界活了七十多年,再回到屬于自己的世界,他當然不可能一下子就緩和過來。

     愣了許久,周辰才緩過神,這一次,他并沒有太多的悲傷,因為所有的悲傷,都已經在獨自生活的那十幾年里釋放了。

     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他更多的是一種輕松,身體和精神的雙重輕松。